當前位置: 首頁 » 生活資訊 » 語文 » 正文

看不見的愛課文

發布時間:2018-03-30 21:14     來源:www.lbx777.com

  [滬教版第八冊課文]
  夏季的一個傍晚,天色很好。我出去散步,在一片空地上,看見一個10歲左右的小男孩和一位婦女。那孩子正用一只做得很粗糙的彈弓打一只立在地上、離他有七八米遠的玻璃瓶。
  那孩子有時能把彈丸打偏一米,而且忽高忽低。我便站在他身后不遠,看他打那瓶子,因為我還沒有見過打彈弓打得這么差的孩子。那位婦女坐在草地上,從一堆石子中撿起一顆,輕輕遞到孩子手中,安詳地微笑著。那孩子便把石子放在皮套里,打出去,然后再接過一顆。從那婦女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她是那孩子的母親。
  那孩子很認真,屏住氣,瞄很久,才打出一彈。但我站在旁邊都可以看出他這一彈一定打不中,可是他還在不停地打。
  我走上前去,對那母親說:
  “讓我教他怎樣打好嗎?”
  男孩停住了,但還是看著瓶子的方向。
  他母親對我笑了一笑。“謝謝,不用!”她頓了一下,望著那孩子,輕輕地說,“他看不見”。
  我怔住了。
  半晌,我喃喃地說:“噢……對不起!但為什么?”
  “別的孩子都這么玩兒。”
  “呃……”我說,“可是他……怎么能打中呢?”
  “我告訴他,總會打中的。”母親平靜地說,“關鍵是他做了沒有。”
  我沉默了。
  過了很久,那男孩的頻率逐漸慢了下來,他已經累了。
  他母親并沒有說什么,還是很安詳地撿著石子兒,微笑著,只是遞的節奏也慢了下來。
  我慢慢發現,這孩子打得很有規律,他打一彈,向一邊移一點,打一彈,再移點,然后再慢慢移回來。
  他只知道大致方向啊!
  夜風輕輕襲來,蛐蛐在草叢中輕唱起來,天幕上已有了疏朗的星星。那由皮條發出的“噼啪”聲和石子崩在地上的“砰砰”聲仍在單調地重復著。對于那孩子來說,黑夜和白天并沒有什么區別。
  又過了很久,夜色籠罩下來,我已看不清那瓶子的輪廓了。
  “看來今天他打不中了。”我想。猶豫了一下,對他們說聲“再見”,便轉身往回走去。
  走出不遠,身后傳來一聲清脆的瓶子的碎裂聲。

  [教科版第五冊課文]
  愛是能看得見、感受得到的。那什么是“看不見的愛”呢?瓶子的碎裂聲讓你想到了什么?           看不見的愛   夏季的一個傍晚,天色很好。我出去散步,在一片空地上,看見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兒和一位婦女。小男孩兒正用一只做得很粗糙的彈弓打一個立在地上、離他有七八米遠的玻璃瓶。
  我站在小男孩兒身后不遠的地方,看他打那瓶子。我還從沒有見過彈弓打得這么差的孩子:他有時能把彈丸打偏一米,而且忽高忽低。那位婦女坐在草地上,安詳地微笑著,不時地從一堆石子中撿起一顆,輕輕遞到孩子手中。小男孩兒便把石子放在皮套里,打出去,然后再接過一顆。
  從那婦女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她是孩子的母親。
  小男孩兒很認真,屏住氣,瞄(miáo)了很久,才打出一彈。可我站在旁邊都可以看出,他這一彈一定打不中,而他還在不停地打。
  我走上前去,對那母親說:“讓我教他怎樣打,好嗎?”
  小男孩兒停住了,但還是看著瓶子的方向。
  他母親對我笑了笑。“謝謝,不用了!”她停頓了一下,望著孩子,悄聲對我說,“他看不見。”
  我怔住了。
  半晌(shǎng),我喃(nán)喃地說:“噢(ō)……對不起!但為什么?”
  “別的孩子都這么玩兒。”
  “呃(è)……”我說,“可是他……怎么能打中呢?”
  “我告訴他,總會打中的。”母親平靜地說,“關鍵是他做了沒有。”
  我沉默了。
  過了很久,小男孩兒打的頻(pín)率(lǜ)逐(zhú)漸慢了下來,他已經累了。
  他母親并沒有說什么,還是微笑著,很安詳地撿著石子,只是遞的節奏也慢了下來。
  我慢慢發現,在他母親的提示下,小男孩兒打得很有規律:他打一彈,向一邊移點兒,打一彈,再移點兒,然后再慢慢移回來。
  他只知道大致(zhì)的方向啊!
  夜風輕輕襲(xí)來,蛐蛐在草叢中輕唱起來,天幕上已有了疏朗的星星。那由皮條發出的“噼啪”聲和石子崩在地上的“砰砰”聲仍在單調地重復著。對于小男孩兒來說,黑夜和白天并沒有什么區別。
  又過了很久,夜色籠罩(zhào)下來,我已看不清那瓶子的輪廓了。
  “看來今天他打不中了。”我想。猶(yóu)豫(yù)了一下,我對他們說了聲“再見”,便轉身往回走去。
  走出不遠,身后傳來一聲清脆的瓶子碎裂聲。   認  瞄 晌 噢 頻 率 逐
     致 襲 罩 猶 豫
 
  

 
推薦圖文
推薦文章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建議留言 | 寧ICP備14000890號
?
大赢家足球